Damn our love is madness .

【嘟白】三餐

三餐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边伯贤手里拿着一小瓶金酒走到收银台前,双臂撑在台面上,吊儿郎当的对面前这位店员说,
“这位帅哥,下班有没有时间一起喝个酒啊?”

都暻秀看着他无奈的笑了笑,揉了揉那人毛茸茸的小脑袋,
“今天怎么这么晚?”
“大牌迟到啦,我们这些小龙套当然要陪着一起等咯。不过今天的薪水还不错,要不要去吃点烧烤?”
“你肠胃不好不能吃烧烤,请求驳回。”
“哦…”
眼前的人泄了气,像是小耳朵也耷拉了下来一样,倒是有些可怜。
都暻秀看他这个样子,有些不忍心,伸出手像是安慰一般,捏了捏边伯贤的耳垂,柔声问道,
“想吃什么?回家我给你做。”
“想吃虾!”
“好。”
“想吃大酱汤!”
“好。”
“想吃煎蛋!”
“好。”

边伯贤坐在便利店的小桌旁撑着脑袋看都暻秀打点收银台做接班工作,心里被填的满满的都是那个人。

这天晚上不过是无数个带着凉风的夏夜里的一个,又和千千万万个夜晚有一些不同。
边伯贤不禁又回想起大学毕业前的最后一个晚上,也是这样吹着凉风的晚上,他蹲在路灯下面,一只手抱着膝盖,一只手拽着都暻秀的衣角耍赖不走,带着哭腔问他,
“都暻秀你能不能喜欢我一次。”
可怜的要命。

“好吧,就一次啊。”
都暻秀这样回答他。

眼看着毕业已经快三年,边伯贤仍然是那个抱着明星梦四处跑片场的小龙套,都暻秀也只是从便利店的实习员工变成了副店长,每个月的房租水电一人分担一半,日子也过的不紧不松。
每个普通人都会有一些不切实际却又支撑他们活下去的梦想,边伯贤和都暻秀也会有,但他们的爱在那里没有变过,一切都刚刚好,简单的幸福最让人沉溺和满足。

“走啦。”
都暻秀站在昏昏欲睡的边伯贤身后,轻轻拍了拍他的背,边伯贤从回忆中惊醒过来,揉了揉困倦的眼睛,任由都暻秀牵起他的手一同走向店外。
那辆黑色小摩托已经有些旧了,车头都掉了漆,连发动都要踩很久的踏板才会发出轰隆隆的声音。
都暻秀细心地给边伯贤戴好头盔,再戴上属于自己的那个,拍了拍后座。
“来,坐上这辆大奔,欧巴带你去兜风。”

边伯贤笑嘻嘻地坐上去,紧紧抱住都暻秀的腰,头靠在他的背上。
“回家啦!”
“抓紧咯。”

一到家边伯贤就摊在沙发上,夜已经深了,暻秀换好衣服就一头扎进了厨房里,不一会儿就响起锅碗瓢盆的声音,衬着房子里暖黄的灯光,边伯贤也卸下了一身的疲惫。
今天在片场为了多挣取几句台词他鼓起勇气和导演理论了许久,终于等到有一句完整的对话,却被迟来的大牌明星一句浪费时间就删除了自己的那个镜头,再加上一上午的暴晒,身体和心理都感觉十分疲累。

穿着拖鞋哒哒哒地跑到都暻秀身边,从身后一把抱住他,头靠在都暻秀的肩头。
“别闹啊,我这正切菜呢。”
“嘟嘟店长,我好累啊…”

身后的人虽然时常都是一副好不活泼的模样,却鲜少有在他面前正经示弱的样子。都暻秀当下刀具擦了擦手,转过身去,关切地看着边伯贤,柔声道,
“怎么啦?”

边伯贤干脆像树袋熊一样挂在都暻秀身上,头埋在他颈窝,摇了摇头。
“抱一会儿就好。”

毕竟工作性质不同,都暻秀也没有办法在工作上给边伯贤提出建设性的意见,看到小爱人疲惫的样子,心里只剩下心疼。
轻轻拍抚着边伯贤的背,在他脖子上印下一个表示安慰的吻。

折腾了大半个小时一顿简餐终于做好餐桌。大酱汤,无油椒盐烤大虾,厚蛋烧里裹了秋葵,切开来是星星的形状,好吃又好看。
边伯贤还记得他们刚刚同居那会儿都暻秀第一次给他做饭,惊讶之余又听那人一本正经地告诉他小时候妈妈每天都坚持为他做美味的食物,一日三餐有多重要云云。
然后这个人就这样悉心照料着边伯贤的一日三餐,从没有缺席过,即使再累也会为心爱的人在回家时做上一碗香喷喷的拉面。 边伯贤总会心疼他偶尔提出叫外卖,都暻秀只是笑着说,能照顾他的一餐一饭也是一种幸福。

边伯贤大口喝着汤,都暻秀笑着提醒他小心烫。
时针已经指向午夜的时间,边伯贤突然明白了暻秀所说的幸福是什么。看着对面那人也一本正经地吃饭的模样,掩饰不住笑容。

“笑什么?”
“没什么。”

过了一会儿,都暻秀听到边伯贤埋头吃饭时闷着头含糊地说了一句,
“爱你。”

都暻秀扑哧一下笑出声,满眼柔情地抬起手又揉了揉边伯贤的脑袋。

“小傻子。”

被叫小傻子的人继续埋头乐呵呵地吃饭,吃饱喝足准备洗碗,却被都暻秀催促去洗澡。大概是真的累了,边伯贤迷迷糊糊地洗了澡,头发也湿着,坐在床边开始打盹,头一晃一晃的,好像下一秒就要栽到床上去。
都暻秀收拾好后进房间就看到了这么一个景象,叹了口气,拿了一条干毛巾,把边伯贤拉到自己身边用毛巾帮他擦头。
边伯贤有些醒了,干脆整个人就靠在都暻秀怀里,一边享受服务,一边还哼哼唧唧的。

用吹风机吹干头发,再把人搂上床,边伯贤已经困得稀里糊涂。都暻秀关掉台灯,四下里安静的只听得见虫鸣。
边伯贤已经睡着了,鼻息间偶尔有轻微的呼噜声,下意识地抓着都暻秀的手指,像只睡着的小奶狗。
都暻秀听着边伯贤平稳的呼吸声,一面开始想明天要做什么饭菜,冰箱里还剩些什么,要出门买些什么菜。
想着想着,也睡着了。

end

评论(1)
热度(27)
  1. 杳谣开膛手杰克苏 转载了此文字  到 

© 开膛手杰克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