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mn our love is madness .

火山与勋 02

#灿勋




初见朴灿烈是在校篮球联赛上,相识的学姐拖着吴世勋顶着烈日帮球队搬矿泉水,怪只怪朴灿烈一头火红的头发太扎眼,吴世勋第一眼就看见了他。
朴灿烈带领的系队又一次得到了联赛冠军,作为临时苦力的吴世勋被误以为是球队新召来的球队经理,也跟着一起去喝酒庆祝。 没想到这也是作为队长的朴灿烈的最后一次正式比赛,大三之后就要开始准备各种专业考试和实习了,朴灿烈举着酒杯挨着敬酒,轮到吴世勋时他已经喝得脸颊通红。
“吴世勋是吧?”
“你知道我?”
“球队招新的时候小悟给我看过你的资料,”
他笑了笑,
“印象还蛮深刻的。不过你好像对篮球不太感兴趣…” 朴灿烈挠挠头。
“我不太擅长运动。”
“啊,不管怎么说,今天谢谢你。”
“没什么的。”
“不过…你以后还会打球吗?” 你在球场上的样子很帅气。
“会啊,只是不打正式比赛了,欢迎来观摩球队练习哦!”
“好啊。”
清脆的碰杯声,杯中的酒被两人一饮而尽。

至于那天后来的情况如何吴世勋记忆有些模糊,只记得一群人喝得烂醉还要去唱k吃烧烤,学姐抱着自己哭诉朴灿烈不当队长了以后打比赛还怎么吸引学弟学妹来报名球队呢。 一杯一杯地陪着忧伤的学姐喝酒。

直到第二天在舍友床下的地板上醒来,才知道昨天晚上是那个红头发的篮球队长把酒量不太好的自己扛回了寝室。
手机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存进了朴灿烈的号码。 可能是因为宿醉的缘故,吴世勋觉得脸有些发烫。
正担心昨天自己喝醉有没有出糗,朴灿烈打来电话,约他出去吃午饭。 吴世勋还记得朴灿烈那天穿着那件CDG和supreme联名的运动卫衣,篮球裤和球鞋,加上他一头火红的头发,在阳光下耀眼得很。

后来吴世勋才知道,那天晚上是朴灿烈主动请缨送他回宿舍,又自作主张在吴世勋的手机里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吃饭的时候,他递给他一瓶醒酒用的葛根汤。 也不知道是葛根汤的作用还是因为坐在对面的灿烈学长笑得实在是好看,吴世勋觉得因为宿醉而起的头痛好了许多。
他们就这样熟络起来,吴世勋也误打误撞成了篮球队经理,无数个烈日当头或是乌云密布的下午,吴世勋都坐在篮球架下面看朴灿烈训练新的球队成员。 三分球和扣篮动作依旧帅到飞起。
等到队员们自主训练的时候他就坐在吴世勋身边指点江山,习惯性接过吴世勋手中已经打开的矿泉水喝。
练习时间结束一起去吃晚饭,吃完饭吴世勋去上课,朴灿烈一个人在篮球场打球,等吴世勋下课又一起回寝室。
吴世勋在人前话比较少,和朴灿烈私下相处就显得自在许多,朴灿烈大概生来就会照顾他人,大多数时候吴世勋都是被照顾的那一个。

就这样成为一个难以戒除的习惯,吴世勋却浑然不觉。



吴世勋记得有一段时间朴灿烈情绪一直很低落,连训练都缺席了好几次,他思前想后的不出个结果,发消息不回,打电话也不接,甚至连课也缺席了好几节。
这样的状态持续四天之后吴世勋忍无可忍,偶然在食堂看见那个刚打完饭的红毛便怒气冲冲地抓着他的手把他拉到角落。
“你搞什么?”
“世勋?”
吴世勋这才注意到朴灿烈脸色有些憔悴。
“怎么还玩消失啊你,生病了?”

抬起手要去摸他的额头,朴灿烈偏过头躲开。
“没…没有。”
“那怎么不来训练?队员都在问你去哪儿了。”
吴世勋看他有些躲闪的样子觉得肯定有事,抱着手臂等他回答。
“我,那个…”
“怎么?”
“有点事。”
“什么事?”
“…感情方面的事。”
“分手了?被甩了?劈腿了?…绿了?”
“你对我有点自信好不好!”
“那你快点说。”
朴灿烈看吴世勋一副问不出个所以然绝不放他走的架势,像泄了气的皮球,连平时翘起来的呆毛都耷拉了下去。
“吴世勋。”
“在,你说。”
“我觉得我可能喜欢男的。”
“噢。”
“而且那个男的可能是你。”
“……啊?”




一开始吴世勋坚定地认为前篮球队长朴灿烈对自己产生的那份情愫是“毫无缘由”以及“一时冲动”的,直到他实在想不通开始翻看他和朴灿烈的聊天记录。
从“你和‘朴灿烈’已是好友关系,可以开始聊天啦!”开始翻起,跨度快有一学期那么长。
开始吴世勋和朴灿烈互以“灿烈学长”“世勋学弟”相称,后来吴世勋发现这位灿烈学长实在是有点憨厚,也跟着一群大二的学姐们一起叫他的名字,朴灿烈也觉得没什么不妥。
聊天记录一直往下翻看,发过去的消息每次朴灿烈都秒回,自己却常常在发完消息后经常又去干别的事忘记了回复。

在无数个睡不着的夜里他们谈天说地,从“系主任讲话一高兴就爱赋诗一句”到“为什么我家的狗总是给我甩脸色。” 从“你明天有空吗?要不要一起去看个电影。”到“你在哪儿?我去接你。”

从你叫什么开始,然后有了一切。

吴世勋突然意识到自己生活的点点滴滴都有了朴灿烈的影子,再回想起朴灿烈有些笨拙的告白,竟然也没来由的有些心动。

吴世勋毫无回应的两天两夜是朴灿烈活过这二十来年里度过的最长的两天两夜,就在他以为他刚萌芽的爱情就比石沉大海的那个空当,吴世勋又像一束光亮照了进来。
穿着浅色衬衫的吴世勋,笑起来像天使一样的吴世勋,在初夏的第一声蝉鸣响起时向他发出了一起去游乐园的邀请。
俗气又浪漫得致命。

摩天轮升至顶端停住,朴灿烈又把那句告白再次提起,吴世勋看着他水汪汪的大眼睛,突然很想知道朴灿烈蓬松的红色头发摸起来是不是软软的,抬起手揉了揉,冷不丁被朴灿烈一把拉进了怀里。

“和我交往吗,灿烈学长?”
吴世勋笑着问他。

好。

明天,明天的明天,明天的明天的明天,都在一起。

tbc

评论
热度(22)

© 开膛手杰克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