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mn our love is madness .

说好的灿勋番外

the boy I know

原文链接:http://saludlavida.lofter.com/post/27c4ff_e597ceb

【番外】

有时候社交网络是个很神奇的东西。 因为实在是没有办法得到吴世勋的联系方式,我也一直没有机会把那串锈迹斑斑的钥匙交给他。

就这样又过去了一年多。 直到那天女朋友来伦敦看我,小姑娘兴高采烈地在ins上po了一张我和她的合照,第一个点赞的账号居然是吴世勋很久没用过的那个。

“我以为你都没在用ins了。”
通过direct的消息,我联系上了他。 没想到他居然住在离我的公寓不远的地方。
故人在他乡遇见,总是免不了一顿饭的,我想他大概不是那么想见到我。
吴世勋对朴灿烈,或许还愧疚着。
见到他之前,我仍然在想,他和朴灿烈的故事是否还会继续下去。吴世勋大概已经开始了自己的新生活,朴灿烈和我仍有联系,昨天他才告诉我,他的薪水又double了,日子过得还不错。
毕竟未来变数太大,他们没有对方也各自安好着,虽然看客大概会一阵唏嘘,不过至少对他们两个人来说也是一个不错的结果,我这么想着。

吴世勋姗姗来迟,坐在我的对面。 大洋彼岸的朴灿烈日思夜想的人就在我的面前,不知道换做是他,又是什么心情。

吴世勋的头发比起以前更短了,穿着一身黑衣显得脸色有些苍白,经历过波折之后神色也没有初见他时那样明朗,不过总的来说还是好看的。
交流了一些近况之后,又是一阵沉默, 几次欲言又止,干脆叫服务生过来添水。

我知道他有话想问我。 我也不知道从哪里起头,于是拿出那串钥匙,放在桌上,推给他。

“灿烈…拜托我交给你的东西。”

破旧的钥匙摆放在精致的餐桌上,甚是扎眼。 看到那串钥匙,吴世勋的面色柔和了许多,或许是想到了以前和朴灿烈的种种,嘴角也有了些许笑容。

“他还好吧?”
许久后他开口。

还好吗?
我不知道没有你在他身边他过得好不好。
“他…挺好的。”

“嗯,那就好。”

吴世勋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情绪全都藏在了垂下的眼神里,睫毛挡住目光,叫人看不明白。
吴世勋漠然的态度让我心里有点不爽,我一男的情绪上来了收也收不住,嘴巴比脑子快,一些话脱口而出。

“当时他哭着给了我这把钥匙。”
“堂堂男子汉朴灿烈,23岁的朴灿烈哭得像个傻小孩儿。”
“涕泗横流啊,一边哭一边说他想你。”
吴世勋攥紧了钥匙,骨节发白。

“我不知道现在我对你说这些是不是还来得及。”
“总觉得,你们之间还差一个结果。”

不知道你还愿不愿意给你们两人一个机会。
话一说我就后悔了,撇开朴灿烈不说,万一吴世勋有了新的生活,甚至新的伴侣,我这番话不免显得狼狈。

吴世勋攥着钥匙依旧没有说话,把脸埋在一只手里。
良久,复又抬头,眼眶微红。

“这么久了,我还是没有办法停止爱他。”

仿佛这一句话耗尽了他的全部力气,吴世勋的眼神中充斥着一种看上去无能为力的情绪,让我有些不忍心再多说一句话。

一年多的时间不长不短,却足以让他们各自发现爱已经成为一种本能。

后来等吴世勋平复好心情,我又和他聊了一些不痛不痒的话题,结束了今天的这一餐饭,从餐厅出来呼吸到新鲜空气,才有了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那句网络语怎么说的来着?
灿烈啊,哥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吴世勋应该算是开窍稍晚的那一个,但后劲很足,为了爱情也可以去牺牲很多东西,他告诉我他放弃了教授提供的实习机会,毕业后竟然比我先回了国。
听到这个消息的我喜忧参半。
而促成他坐下这个决定的还是多管闲事的我,告诉了他这几年里虽然朴灿烈一直住在家里,但他每年都会交你们以前住过的那间房子的租金,今年的似乎快要到期了。
也不知道他还会不会继续付租金。

现在社会上的年轻人有几个愿意舍弃自己的未来去给爱情当赌注呢。 况且,连我也不知道,他究竟会面对一个什么样的朴灿烈。
是爱他如旧,还是另有新欢。

所幸过年老妈点来电话强行让我回家过年,吴世勋刚走没多久,我也踏上了回国的班机。

才受朴灿烈的邀请,坐在这家烤肉店里。一边喝着烧酒一边给你们讲这个故事。
你们问朴灿烈到哪里去了?

我不知道,他抓起我递给他的钥匙道了别就跑了出去。

【以下为第三人称叙述,不能老让学长当电灯泡。】



朴灿烈很久没有这样跑过,争分夺秒似的,像是怕再次失去什么一样。
熟悉的单元和楼层,无数次牵手走过的楼道,他越发紧张起来。

走到门口,门开着,从缝隙里透出暖黄的灯光。
朴灿烈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

吴世勋正抱着一堆两大箱杂物往餐厅走,箱子很重,他有些吃力,一不留神差点被桌脚绊到,身子一歪,箱子脱离了控制。
吴世勋一闭眼心一横想着,摔坏就摔坏吧,大不了再买就是了,却没有听到东西落到地上的声音。

一睁开眼,一张不能再熟悉的脸出现在面前。
朴灿烈把箱子放好,又接过吴世勋手里的那个搬去厨房。
吴世勋就呆呆地站在那里,说不出一句话。 直到搬完了所有箱子,朴灿烈才站定在吴世勋面前,看着他,像是要把这些年欠他的柔情都交还予他。

吴世勋张了张嘴,没发出声音,眼泪却先流了出来。

那双宽厚的大手轻柔地抹去他脸颊的泪水,声音依旧低沉好听。

“哎哟,谁把我的宝弄哭了呀。”
一把将他扯进久别的怀抱里。

“世勋你回来啦,想我吗?”

“想。”
“真的,特别想。”


“我爱你,到61秒,到25小时,到星期八,到13月。”





有情人终成眷属。


Story by 四十九

评论(2)
热度(30)
  1. kiwivh开膛手杰克苏 转载了此文字
    我爱你,到61秒,到25小时,到星期八,到13月。甜哭了😭

© 开膛手杰克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