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mn our love is madness .

【白嘟】1个故事



【都暻秀不得不承认,看到边伯贤的那个瞬间,当年的那种心动又从胸腔中涌了出来。】

正文

都暻秀高中的同桌是个漂亮的女生。

都暻秀想啊,时间过得真快,他都记不得那个女生的名字了。

都暻秀高中的时候很有女生缘,那种好朋友的缘。可能是因为他高中长相可爱成绩好让人有安全感,也可能是性格温和做事认真让人感到踏实,总而言之就是,很好的一个人。
于是漂亮的同桌总爱把他当成倾诉对象,都暻秀每次都听的很认真,虽然有时候女生只需要倾诉就好,回应什么的不重要,但是都暻秀还是会一字一句地告诉同桌他的建议。非常诚恳。

都暻秀虽然成绩好,但是有个毛病就是不爱写作业,但是每次他把同桌哄开心了同桌会给他抄作业。
总的来说,都暻秀人还不错。

事情在高一下学期的时候变得有些棘手了。年级里最皮的几个男生之首的边姓男同学开始猛烈追求都暻秀的漂亮同桌。
边姓同学大名边伯贤,很帅也很皮,曾因为逃课去网吧,半夜在寝室和室友一起偷喝绝对伏特加翻校门拿外卖被全校批评。
但是边伯贤很帅,和他一起皮的其他几个男同学也很帅,他们一点也不像小平头都暻秀,他们留着违反校规的爱豆发型,教导主任让他们去剪,他们屡教不改。
自从边伯贤某一天挑染了红色的头发在学校大摇大摆地走动被教务主任强行拉去染回来之后教务主任说他累了,刘海,爱剪不剪吧。

边伯贤一众因为帅气又特立独行,在学校里人气也很高。特别是边伯贤,还很有幽默感,咋咋唬唬的,很讨人喜欢。
虽然笑点极高的都暻秀从来不买帐。

俊男追靓女,谁不在一起。于是在边伯贤的不懈追求下,漂亮同桌红着脸半推半就的答应了。
同桌虽然漂亮,但一点也没有大美女的架子,约会之前想着自己要和人气男边伯贤逛操场就害羞的不行。
问题就出在这里,美女害羞了,电灯泡诞生了,这个电灯泡就是都暻秀。
小情侣在前面打打闹闹,都暻秀默默跟在后面,圆溜溜的脑门在黑夜里发光发热。
但是没办法,同桌说她会包断自己的暑假作业。

同桌激动地对都暻秀说:
你猜他刚刚给我说了什么!
说了什么。
他不是挤兑我脑子容量只有4kb么,我回他说他只有2kb,你猜他说什么?
你说。
他说,那2kb都用来想我了!
是不是超浪漫!!
。。。。
哇哦。

后来都暻秀和同桌认真讨论过当电灯泡是否会折煞自己的桃花运这一说法,同桌焉了吧唧告诉他,没事,不会折煞了,我们早分了。那个话题也被淹没在了同桌的哭声中。后来都暻秀以身作则,亲自证明了这个说法的可靠性,他觉得他的桃花运,大概是被边伯贤这个人给诅咒了。

当然这是后话。

像边伯贤这样皮的小孩怎么会满足于逃课上网呢,那个时候行政楼正在被热传闹鬼,边伯贤一行人拖家带口准备下了晚自习去行政楼探险,不意外地,都暻秀也在其中。
撞没撞到鬼是不知道,后来他们被保安发现,众人尖叫着作鸟兽散,害怕被记过的都暻秀吓得撒腿就跑,一只手还拉了个不知所措的边伯贤。
他们手牵手在黑暗中奔跑,奔跑,奔跑,边伯贤看着都暻秀圆溜溜的小平头迎着呼呼拍在脸上的晚风心里想着秒速五厘米,突然觉得有点浪漫是怎么回事。

从那天之后边伯贤改变了对都暻秀不冷不热的态度,打心底里觉得他和这位平头大眼的小哥有了过命的交情,每次走路碰见,总会热腾腾地给都暻秀打招呼。
hi嘟嘟。

嘟嘟不悦。

边伯贤发现逗小平头还蛮有意思的。

他们相识的故事在高一结束的时候戛然而止,俊男美女在不可抗力下分手,文理分班都暻秀也和同桌就此别过,后来听说边伯贤转去了市重点的国际部,自此之后再也没了联系。

学业繁忙,那个人笑着和自己打招呼的模样,在都暻秀的脑海里也变得模糊起来。
唯一能回想起来的,大概只有那个4kb2kb,曾让都暻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的,边伯贤的青涩又傻逼的情话。

又过了几年,都暻秀也从小平头变成了厚刘海,一张脸长开了,精致中透露着一丝帅气,帅气里流露出些许的可爱。人,总是在变好的。

剧情在都暻秀大一一个人跟团去日本玩的时候出现了转折点。
在一群围着导游等着拿护照的游客里都暻秀看见了那张有些熟悉的脸。
都暻秀眯着近视眼仔细确认了三遍之后破案了,那人就是边伯贤。
瘦了高了帅了,穿着外套运动鞋,像是变了,又像是没变。
周围还有几个年龄差不多的人在一起说笑打闹,大概是和朋友一起来的。
有过眼神交流,但似乎相当都不太确定一样,都暻秀这时候开始嫌弃起自己认生的性格来。就算不叙旧,他还是很想找一个旅伴的。

那天巴士开到了银座的步行街,半天的自由活动,都暻秀正站在资生堂的蛋糕店门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尝尝乳酪蛋糕,听说很好吃,然后就听见背后有人说,
hi嘟嘟。

边伯贤那天和朋友们走散了,干脆就自己逛逛,顺便给老妈买资深堂的什么眼部精华,出来的时候就看见了街对面的那个身影。

就算有松软的黑发遮住了,圆脑袋还是那颗几年前的圆脑袋,身体被裹在又长又厚的黑色羽绒服里,傻傻的望着店铺的招牌若有所思的样子,像一只仰望星空的企鹅。
边伯贤突然有点想笑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感觉像是心中有什么东西松懈了下来。

都暻秀犹豫了多久,边伯贤就站在对街看了他多久。鼻尖被冻得通红。

我怎么会怀疑呢,边伯贤想,这就是他嘛,是都暻秀啊。

他们抵达这里的前一天,东京刚好下了今年的初雪。

tbc

评论(7)
热度(89)

© 开膛手杰克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