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mn our love is madness .

【白嘟】gravity 04

突然想起来更新一下这个,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

summer

高温预警。

高三过渡,全年级的学生都被学校无条件占用一个暑假,为了一年以后的战斗做准备。
边伯贤趴在桌子上,整个人都被夏天的高温搞得很萎靡,一只手拿着小风扇对着自己的头吹,舌头伸了出来,像一只纳凉的小狗。
我下意识地把才买的冰矿泉水贴到他脸上,见他嗷地一声被冰地一个激灵坐了起来,半晌,愣愣地看着我,说,
“都暻秀,我好像想起来一件事。”
我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不知道他脑子里一天都装着些什么。

“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见过,边伯贤天天见。”
“我是说,上高中之前。”

记忆又回到了那个燥热的夏天,那张日思夜想的脸,眼前的人,和那瓶捂热的矿泉水。
那个排除掉一切杂音只听得见心跳的时刻。
一个旁人看来无关紧要却被我一直藏在心底的瞬间。
刷的一下又回到了眼前。
他想起来了。

“嗯,见过。”

边伯贤看着我,傻呵呵地笑了,抓着我的手,轻轻拍了拍,“哇,我们果然很有缘分!”

期盼已久的场面到来,胸口里有一万句想说的话,此时却憋不出一句完整的,像是盲选一样挑出一句,我说,“是吧,挺不容易的。”

剩下的都被杂糅在嘴角,我也笑了笑。

“你看,你笑起来多可爱啊,别老板着个脸。”

话音一落提起爪子想要捏我的脸,被我啪一下打开。边伯贤性质缺缺地背过身去,继续用小风扇吹他汗涔涔的小脸。

我也趴下来,朝着他的方向,看他被小风扇吹起来的几缕头发,伴着蝉鸣睡着了。


晚自习课间的时候桐桐偷偷把我叫出来,脸色凝重。我不明白情况,但还是跟了出去,回头看一眼边伯贤,正把头埋着玩手机游戏。

桐桐在春天快要结束的时候成了边伯贤的小女朋友,女孩娇小又乖巧,男生可爱又帅气,两人并肩走到一起的时候无疑是一道校园风景线。
后来我也说服了自己,有边伯贤在的场合,也可以和桐桐相处,只是总觉得有些尴尬。

此刻桐桐站在我跟前,欲言又止的样子很是为难。沉默许久之后,她从书包里掏出一个拆开的礼品盒给我,说
“你把这个帮我还给边伯贤吧。”
我接过盒子,想着可能是女孩不爱收礼物,没想到她接着说,
“还有,帮我转达,从今天开始是分手的第一天。”
“拜托了都暻秀,谢谢你。”
女孩皱着眉头从我眼前跑走了。

我才反应过来一会儿我同桌将要得到一个多么令人绝望的消息。

我打开包装盒,拿出那个边伯贤送给女孩的礼物,一个真三国无双的正版游戏光碟。
里面还有一个被揉碎的纸条,上面是边伯贤标志性的儿童书写,“下次我们一起玩这个。”

……
我记得桐桐是从来不打游戏的文静女孩子。

我看着着涂涂改改的小纸条,像个傻子一样笑了起来。
这种莫名的喜悦没有持续多久,当我又回到教室看到正在打游戏的边伯贤,又开始心疼他起来。

可长痛不如短痛,与其让死心的桐桐去再次告诉他,不如我给他说,我把游戏碟递给他,碰了碰他的手臂。
边伯贤头也不抬的问是什么东西,我说,“三国无双。”
“桐桐给你的,她宣布说你们分手了。”
边伯贤只是愣了那么一下,转而又把精力投入进了游戏对战里。
他说,“行,那你放那儿吧。”

那个边伯贤焦头烂额的超难游戏关卡在那个课间被边伯贤攻略下来,最后一节自习课,他破天荒的没有找我闲聊,甚至赶在我前面写完了作业。


一起回寝室的路上,边伯贤也一路无话,我有些担心,我怕他哭鼻子,因为在某些方面,边伯贤一直表现的像个小孩子,感情丰富又脆弱。

“那是我最喜欢的游戏碟。我给她了。”

快要到寝室的时候他突然开口,我侧头去看他的表情,嘴角和他的眼睛一起都耷拉下来。

是啊,边伯贤有什么错呢,他只是把他认为的宝贵给了他喜欢的人,那样的理所当然,不假思索,只是他恰好遇见了一个不是那么爱屋及乌的人,这个傻瓜的心思,女孩永远都不会知道了。


“好啦,别难过了,我陪你打游戏还不行吗。”
边伯贤看着我,艰难地扯出一个笑容,良久,他说,
”都暻秀,”
“你要是女孩儿你会喜欢我么?”


tbc

评论(6)
热度(33)

© 开膛手杰克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