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mn our love is madness .

【白嘟】Gravity 01

Gravity 01

爱一个人很久很久了,就是像重力一样,感觉不到它的存在,却始终逃不出去。



summer

中考结束的那个夏天依旧闷热不已,无数的小孩由家长带着,手里攥着自己的成绩单在各大重点高中门口等候分数线放榜。

我站在市一中的大礼堂里,和许多被热浪所折磨的大人小孩一起,排队准备交成绩单。

窗外蝉鸣声聒噪不已,叫得人头疼,还要注意前面的办理台有没有叫到我的名字,整个人热得有些头昏脑胀。
眼前一黑,就快要失去意识倒下的时候一只手扶住了我的后脑,下一秒冰凉的感觉贴上我的脸。

是一瓶冰冻的矿泉水,然后我看见了他。 大概是那一刹那被热昏了头,和他对视的一瞬间我竟然觉得周围的杂音都戛然而止了。
是一个和我年纪相仿的男孩子,穿着衬衫和短裤,刘海散落在额前,出落得干净又好看。

他见我逐渐恢复了意识,拿开了矿泉水,咧开嘴笑的时候露出一排整齐的小牙齿,弯弯的下垂眼很像珍岛犬。

“你是不是中暑啦?”
我点点头,实在是热得不想说话。

“你现在感觉好点了吗?”
我又点点头。

抱歉,同学,我太热了,不想说话,希望你能从我诚恳的眼神里看出我的感激之情。

“你也打算读市一中吗?”
不是打算,你没看见我都准备交资料了吗,我被录取了。

迫于无奈我仍旧以点头来回答他。

“其实我也想上市一中,只是我成绩刚上分数线,我觉得我可能会被刷下去。”
“诶,好烦啊,我同学都考上了,就我差点,要是上不了市一中,多没面子!”

看他煞有介事地在我面前分析了一下他有没有可能上市一中,嘴巴一张一合地叽叽咕咕在我耳边说话,我甚至觉得蝉鸣声似乎更让人舒心一些。

与其说是热到不想开口,倒不如说是我也懒得理他了。
“你怎么一个人呀?你爸妈呢?”
上班。
我看了他一眼,依旧不打算和笨蛋说话。

“啊,你爸妈不会是…”
边伯贤小声惊呼,又表现出欲言又止的样子。
鬼知道他小脑瓜里想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怎么说,我希望他别说话了。

正午时分天气变的更加闷热起来,人在密闭空间里就想被热气给蒸融化了一样,本来就嘈杂的一中大礼堂突然响起一声中气十足的吼声。

“边伯贤!”
被叫到的就是我眼前这个叽叽喳喳正说着话的男孩子,回过头去,向不远处招手,
“爸,我在这儿!”

原来他叫边伯贤。

过一会儿一个高大的中年男人穿过人群走了过来,对着边伯贤就是一掌拍在头上。
“臭小子又瞎跑,在这儿干什么呢你!”
“爸,市一中录我么?”
“录个屁!就你那成绩还想上省重点!走了,吃饭去。”
边伯贤的脸一下就垮了下来。乍一看还怪可怜的。
“噢。”

边伯贤被他爸像拎小鸡一样被拎走了,走之前还不忘把都快被捂热的矿泉水塞到我怀里。

“谢谢。”

边伯贤愣了一下随即又笑了起来,对我挥挥手,笑眯眯地和我再见。
“拜拜啦!”
“有缘再见。”

“再见。”

直到看到父子两的身影越来越远,我才突然想起,我忘记告诉他我的名字。

这个吵吵闹闹的笨小孩,我大概是不会见到了。

我却不知道为什么,在漫长的假期里总会时不时想起他,不知道他会不会被一中录取,我还会不会和他再见面。

像一块小石头一样的边伯贤,在我心里击起的层层涟漪,回荡在那个夏天里。

fall

再次见到边伯贤的时候居然是在高中入学的新生典礼上,我把这件事列为我人生中最奇妙的事第三名。

初秋还残留着夏天的余热,开学的军训也格外的折磨人,站在队列前排,稍微一抬眼就能看见隔壁队伍的边伯贤。

站军姿的时候背挺得笔直,好像很把优秀标兵当回事似的,头也不回。
每次向右看齐的时候我都希望他能稍稍往我这边看一眼,他或许会认出我来,又像第一次见面一样,聒噪又快活地和我打招呼。

但是他没有,或许他有看过来过,或许他已经忘了。

高一的时候和边伯贤不在一个班,但却因为他发小朴灿烈是我同桌因此熟识了起来。 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吵闹,中午三个人去食堂吃饭,他一个,朴灿烈一个,笑声回荡整个食堂不是问题。

虽然和边伯贤相处的不错,可这个笨蛋似乎真的忘记了夏天发生的事情,每次看着他的时候,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有好几次我都张口想问他,还记不记得,又怕开口给我讲一些无厘头的答案,最后总是不了了之了。


第二年的秋天,当许多学生还在因为分班之后遇到的新同学感到兴奋时,边伯贤成为了我同桌。

朴灿烈在文一,我和边伯贤在文二。

“边伯贤,你记不记得…”

“嘟嘟,”
边伯贤趴在桌上,脸贴着桌面,笑着对我说。
“能和你当同桌真好哇。”

“嗯。”

教室里人声鼎沸,边伯贤也似乎没有听到我问他的那句话。
窗外的阳光照进来,照在他的细碎的头发上,脸颊上,鼻尖上。
将他整个人都包裹在秋天的阳光里,好看得出奇。

tbc

评论(2)
热度(29)

© 开膛手杰克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