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mn our love is madness .

《随便瞎写》01-09

#灿勋
#嘟白
#娱乐圈设定
#流水账注意
#我随便写,大家随意看,这篇不接受任何批评,嘎嘎
#大概有十来章不超过二十章,每章超短!这是整理之后的一部分,化名直接用了真名,btw欢迎大家来微博找我玩啊





1

超有名经纪公司签下了油管翻唱红人朴灿烈,朴灿烈在王牌经纪人金俊勉的带领下成为了一名艺人。
这天是朴灿烈第一天来公司报道,在入口处遇见了公司少东家吴世勋,他们都不知道对方是谁,不过一贯忘记带公司门卡的吴世勋被新开不脸熟的保安拦在了外面。
热心的朴灿烈以为长相十分优越的吴世勋也是公司的艺人,就帮他刷了卡,两人一起进去了。
进到电梯后吴世勋问朴灿烈是哪个部门的,朴灿烈大大方方地介绍自己是新签的艺人。 吴世勋恍然大悟。
“喔,有点印象。”
然后朴灿烈就没搭理他了。

两人安静地乘电梯,吴世勋突然发现这个朴灿烈好清纯好不做作和那些成天变着法想要爬上自己的床以此上位的十八线小艺人好不一样,再加上朴灿烈的长相身材十分地合他的胃口,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二世祖吴世勋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心动的感觉。
很好,朴灿烈,你成功的吸引了我的注意。

与此同时,超有名经纪公司与知名导演牵线,准备筹拍一部剧本非常优秀的电影,电影男主角演员暂定为年轻的新人影帝都暻秀。

超有名经纪公司的王牌模特边伯贤也终于开始做自己想做的事——拍戏。


2

朴灿烈的首专趁着热度开始热火朝天的筹备中,主打歌是朴灿烈的自作词曲,曲风没有因为商业化创作变得大众,继承了朴灿烈最擅长的音乐风格,再加上金牌制作人加持和公司大投入主推宣传,想不火都难。
朴灿烈形象好,这无论是新粉丝还是从油管粉丝数只有三位数就开始追起的老粉丝都实力认证的,概念视频一放出就圈了不少新粉。朴灿烈开始为了新专辑造势四处跑活动,一天比一天忙碌。
吴世勋也没闲着,在朴灿烈跑活动的这段时间他忙着四下打听朴灿烈的消息。吴世勋用他强大的关系网打听到朴灿烈人设非常不错,似乎是个单纯善良专心做音乐的男孩子,吴世勋回想起那天在电梯里朴灿烈对他笑时那八颗洁白的大牙,觉得自己更加心动了。
就在吴世勋决定先把自己定位成朴灿烈的真爱粉的时候,吴世勋的发小金钟仁从国外回来了,似乎又晒黑了一点,整个人显得愈发的黝黑精壮。
金钟仁和吴世勋一样是个玩咖,金钟仁一回国,自然是拉着吴世勋一起去浪浪浪,金钟仁自己有一家夜店名字叫KO,是和吴世勋合资开的,于是两人就成天就连与各大pub,吴世勋也就暂时把成为P粉这件事给玩儿忘了。

至于为什么金钟仁的夜店名字叫KO,被吴世勋吐槽加白眼无数遍也不改,是因为金钟仁心里有一个关于吴世勋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只有金钟仁自己知道。

3

这厢边伯贤出的第一部电视剧开播,毕竟是才转行的新人演员,边伯贤作为新上线的流量小生演技实属一般。但是边伯贤长得好看,演技不好但是带着点灵气,粉丝们还是吃这一套的,再加上公司在宣传期炒炒人设,炒炒西皮,边伯贤在演艺圈又火了一把。

于是金俊勉打算趁热在公司筹拍的电影里给他讨个角色,无论戏份多少,露个脸也能在电影节蹭个红毯了。
作为在演艺圈走红的第一步还是很重要的。

电影叫《下沉》,改编自一部非常有名的外文小说,讲的是热爱文学的东方男孩在异国他乡求学时爱上了比自己大很多的漂亮女教授的故事,是一部文艺片,影片基调晦涩悲伤,是和英国合拍的,准备参加明年的维尼斯电影节。

电影敲定男主角是史上最年轻影帝都暻秀,同样隶属于超有名经纪公司。在金俊勉与导演的全力协商下,金俊勉为边伯贤争取到了这部电影男三的角色。

但是问题来了,主演都暻秀是一位小说原著的粉丝,非常喜欢男三此角,因为男三这个角色虽然戏份不多但是被作者塑造的十分鲜活,对剧情又有极其重要的推动作用,都暻秀说什么也不同意让新人演员来演这个角色,不然自己就拒绝参演。
都暻秀属于那种天生就会演戏的人,在做演员方面有极大的天赋与热情,都暻秀把自己出演过的每一个角色都演绎得出神入化,所谓演什么是什么说的就是都暻秀这种人。
但是都暻秀性子非常的倔,金俊勉也非常头痛,虽然作为投资方,总是临时换演员导演那边也说不过去,于是金俊勉只好私下给都暻秀和边伯贤安排了一次会面,都暻秀也想看看是什么人能够让金俊勉这么倾力推荐,于是边伯贤和都暻秀碰面了。

4

在金俊勉心力交瘁的组织下,都暻秀和边伯贤终于见面了,虽然都暻秀不想承认但是还是被边伯贤的外貌惊艳了,都暻秀觉得边伯贤身上有一种干净的气质,非常的清流,很吸引人,同时也和电影里男三的气场很适合。
虽然边伯贤的演技差点火候,但边伯贤态度很好很谦虚,自身也带着一股灵气,嘟影帝觉得如果他跟着自己学应该也是一块好材料,于是勉强同意了金俊勉的这个提议。

而吴世勋这边就没这么顺利了,吴世勋自从和金钟仁一起疯耍了一段时间后就决定要好好养养生,注意力又重新回到了朴灿烈身上。
吴世勋一直想把朴灿烈约出来1v1吃饭,朴灿烈却声称工作忙每次都礼貌回绝,吴世勋很气,泡不到朴灿烈他很着急,吴世勋觉得自己在二十来年的想走就走想留就留的感情生活中第一次遇到了巨大的瓶颈,于是吴世勋向金俊勉第一次提出了一个不讲道理的要求,吴世勋要强势插手朴灿烈新专辑筹备的行程计划。

5

超有名经纪公司二世祖吴世勋成功地在新人朴灿烈的行程里强行,当起了监工,各种围观朴灿烈录歌排练和走活动。
吴世勋对于每天都能欣赏到朴灿烈努力工作的帅气的模样感到无比地满足。
风里雨里,吴世勋都在场外奢华的保姆车上等着朴灿烈。
可是笑容如灿烂朝阳的朴灿烈并不领情,对于吴世勋始终保持着礼貌的距离,吴世勋非常的苦恼。

时间到了都暻秀影帝和边伯贤第一次对剧本的时候,可是边伯贤因为路上塞车迟到了,都影帝等了边伯贤半个多小时,印象分直接减50。
堵车可把边伯贤急坏了,边伯贤也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到场之后连连道歉解释迟到的原因,十分大气地说要请在场的所有工作人员吃饭,所有人都觉得这个新人演员人还挺不错的,迟到半个小时也不是什么大事,都对边伯贤很宽容,除了都暻秀。
都暻秀从边伯贤一进来就阴沉着脸没有说话,皱着眉头心情好像很不好的样子,搞得边伯贤都有点怕怕的。
结果在对戏的时候边伯贤因为紧张出了很多差错,都暻秀影帝的脸色也越来越不好,最后直接摔了剧本,面无表情地对边伯贤说,
“我还在想金俊勉倾力推荐的人到底有多大能耐,没想到也就这个水平。走红的方式有很多种,演戏这条路我劝你还是再考虑考虑。”
然后都暻秀就走了,留下边伯贤一个人在那里错愕。
第一天这个影帝就给了自己一个下马威,边伯贤觉得很生气,又觉得有些委屈,自己又不是没有红过,演戏是边伯贤一直以来的梦想,没想到在这天被都暻秀无情地打碎了一地。

这个都暻秀虽然是影帝,可是也太讨人厌了! 边伯贤这么想着。

6

眨眼一个月的时间过去,朴灿烈出道首专歌曲制作已经完成了一大半,专辑名称取名字的最后一个字的拼写“YEOL”。因为朴灿烈在油管当网红的时候给自己取了一个艺名叫LOEY,用回本名又发同名专辑,有那么个重新开始的意思。
朴灿烈觉得自己年轻,对于新的开始有着百分之百的热情,但是这百分之两百的热情面对吴世勋的殷勤丝毫起不了作用。
吴世勋倒是对自己这个碍事监工的身份感到非常自得其乐。
朴灿烈录歌,吴世勋就坐在外面端杯水等他,朴灿烈练琴,吴世勋做他对面一脸陶醉当忠实听众, 总的来说就是阴魂不散。
朴灿烈很隐晦地给金俊勉提过吴世勋这茬,金俊勉虽然很无奈,但是也没办法赶走吴世勋,谁让吴世勋给他发工资呢。
朴灿烈心里苦,但朴灿烈不能说。
这份来自花花公子吴世勋赤诚的爱意他也只能照单全收。

经过一个月的磨合,边伯贤和都暻秀依然关系不太好,但是勤劳的边伯贤一直私下苦练演技,还找金俊勉私下拉关系报了一个电影学院教授的小班。
边伯贤其实很有潜力,在欠缺的地方有一股子倔强的冲劲,演技进步了不少,和影帝都暻秀在对戏的时候也自信了许多。
边伯贤的进步有目共睹,都暻秀也看在眼里,不过习惯私下毒舌人设的都暻秀并没有表现出特别满意的态度,只是对边伯贤的嘲讽频率慢慢减少了。
当然,有时候都暻秀一句话还是可以让边伯贤气到爆炸的。 比如说吧,有一点不仅边伯贤,连金俊勉他们都不能理解的就是,都暻秀觉得边伯贤长得丑。
天热的时候都暻秀经常会大发慈悲让助理给边伯贤一份助理泡的凉茶,边伯贤就是那样,你给他一巴掌再给他块糖他也傻呵呵地吃得很高兴的那种,边伯贤正开心地喝着凉茶,都暻秀就会说一句,
“别老是笑,丑不丑。”

边伯贤好气,可是边伯贤还是要喝凉茶。
就这么闹腾了一个月,小边演员和知名年轻影帝都暻秀就要飞赴英国拍电影了。 边伯贤都暻秀一到英国就直奔片场了,导演演员和工作人员都在那里等他们。和都暻秀演对手戏的是一位叫Valentina的拉丁裔英国女演员,看样子应该是老姐姐级别了,但是非常有气质,五官也特别漂亮。
边伯贤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眼睛都直了,也不管身边的都暻秀是不是很讨厌了,抓着都暻秀的胳膊一直说耶波耶波。
都暻秀不自在地把手抽出来,瞪了边伯贤一眼。

7

因为电影场景有点多,摄制组没有要求演员必须在片场外的房车随时待命,于是公司给演员们租了一栋别墅,边伯贤都暻秀和公司的工作人员就暂时住在这里。女主演因为是本地人,自然就住自己家里。
前两周的戏份都是在牛津大学拍,起早贪黑的,边伯贤第一次经历这样高强度工作,早上容易起不来,还好他的戏份少,也不用很早往片场跑。但是作为新人一定要把态度摆正,边伯贤每天还是要去片场报道的,没事的时候,边伯贤就搬个小板凳坐在场外,看都暻秀演戏。
这天这场戏是都暻秀演的学生和女教授在一首叶芝的诗的见解上起了争执,学生对教授暗藏在内心的爱意也一同随着他的言语中表露了出来,教授知道后羞愤地离开,剩下学生一人在书桌前黯然神伤。
这场戏需要极大的感情爆发力,都暻秀在演的时候边伯贤看呆了,学生看着教授那种隐忍情感又渴望她了解的眼神,都暻秀完美的诠释了出来。
那一刻边伯贤甚至以为都暻秀确实是爱她的,一面又惊叹于都暻秀天赋异禀的演技,默默在心里给都暻秀点了十万个赞。
边伯贤演的是和都暻秀一起留学的同窗,也是都暻秀演的那个角色的唯一的朋友,这天他们俩有一场在宿舍拍的戏,导演要求早一点到学院,习惯早起的都暻秀早早的就坐车去了片场,没有管还在说梦话的边伯贤。
结果工作人员们都以为边伯贤和都暻秀一路去了片场,也都跟着去了,结果他们都忘了边伯贤,不会英语的边伯贤,不识路的边伯贤。
可怜的边伯贤一起床发现别墅里人都走光了,以为自己迟到了,慌忙跑出去准备打个车或者是赶个地铁直奔片场,也忘了自己是不是不会英语也不识路了,等到了地铁站他傻眼了,拦路人问吧,他一个单词也蹦不出来,脑子里只剩哈喽好啊油了。
人倒霉凉水塞牙缝,边伯贤好不容易买了票,结果在地铁站里面迷路了,手机没信号联系不了人,东走西走,被地铁的安保认为是危险分子,带到墙角去盘问了。
边伯贤急的都快哭了,他觉得自己算完了,电影没拍成这下可能要被遣送回国了,正当自己憋红了脸绞尽脑汁想向警察解释的时候,都暻秀跑过来了。
那个时候的都暻秀对于边伯贤来说宛若天神降临一般,操着一口流利的英语,标准的英式发音,两分钟就解释清楚了事情的缘由,安保也没难为他们,笑眯眯地放他们走了。
边伯贤觉得都暻秀讲英语的时候真是,帅炸了。

8

边伯贤默默跟在都暻秀后面,都暻秀给导演打了个电话说人找到了,在地铁站和警察发生了点误会,现在没事了,挂了电话转头去看一直默不作声的边伯贤,正想张嘴无论如何先教训一顿这个人再说,结果边伯贤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嗓门儿贼大了。
边伯贤发誓是觉得自己真没用才哭的,才不是因为看见都暻秀就像看见救命稻草情绪松懈哭。
都暻秀觉得哇哇大哭的边伯贤像一只可怜兮兮的小狗,话到嘴边却骂不出来了,叹了口气,一边非常粗暴地给边伯贤抹了抹脸一边用自认为超温柔的语气安慰了边伯贤一句,
“别哭了你,太丑了。”
过了一会儿边伯贤情绪好了一点,不过还在抽抽,拽着都暻秀的衣角跟着都暻秀走,抽抽着说了一句,
“谢…谢谢你喔…”
“你先把手放了。”
都暻秀头也不回地说。

吴世勋这边更难过,他已经屁颠屁颠跟着朴灿烈一个多月了,正事基本一件没干,光跟着朴灿烈了,然而朴灿烈还是对他不温不火的,基本上可以说是油盐不进,吴世勋感到身心俱疲。
金俊勉私下分析可能是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朴灿烈的拒绝在吴世勋看来或许是一种神级推拉,毕竟身边从来不缺人的吴世勋还没有被谁这么摆过冷脸。

这天吴世勋约金钟仁出来喝酒的时候吴世勋喝的有点多,一不留神就告诉了金钟仁自己在感情事上遇到了从未有过的挫折,金钟仁旁敲侧击一打听,原来是那个新人朴灿烈。 金钟仁一听不高兴了,自己呵护在身边这么多年的猪可不能再这么随便去拱白菜了,要拱也是拱自己这株精品大棚养殖白菜。
自己才走多久啊,这都为爱伤神了,要是再晚一点回来吴世勋是不是就该登记结婚了。
不行,金钟仁当即决定,这研究生他不读了,他要在这边好好看着他的猪。
金钟仁一边不动声色地安慰吴世勋天涯何处无芳草,一边想着要怎么回去给他家老头说自己打算为爱辍学,话还没说完,就看见面前的吴世勋看着不远处眼睛都直了。
金钟仁回头一看,那个传闻中的朴灿烈就坐在离他们不远处的卡座里和一群人在喝酒,感受到吴世勋如同激光一般的眼神也不躲闪,端起面前的香槟朝着他们这个方向举了一下。

嚯,这个朴灿烈,厉害了。

9

吴世勋喝醉了是真的,在这个金钟仁看起来十分挑衅的动作吴世勋莫名其妙还觉得美滋滋的,晃晃悠悠地把杯子举起来和朴灿烈隔空碰了一下,然后朴灿烈对着吴世勋笑了。
这个酒可能是甜的,吴世勋心里甜的花都开了。
金钟仁看到此情景不太开心,一把抢过吴世勋正要往嘴边送的酒杯一口干了,吴世勋急了,又往朴灿烈那边看,结果人家朴灿烈早就转移视线了,和他们那一群人有说有笑的。
吴世勋有些难受,印象里朴灿烈从来没对着他笑得这么真心实意过,又灌了自己几杯纯的。
单恋人的心情就是过山车,吴世勋觉得,自己可能是真的喜欢上朴灿烈了。
完蛋。

吴世勋喝挂了,真实地喝挂了。 金钟仁不心疼是假的,他把吴世勋扶起来艰难地往酒吧门外走。吴世勋整个人都挂在他身上,鼻尖贴着金钟仁的脖子喘气。 这种抱着的人暂时属于他的感觉是很不错的,金钟仁不由得又搂紧了点。
朴灿烈时不时眼神往吴世勋那里飘,这一次就看到了上文所述景象。 朴灿烈心里稍微的有那么一点在意。
“俩男的搂这么紧干嘛啊,怪膈应的。”

边伯贤自从头一次在现场见证了都暻秀神一般的演技之后整个人都有点萎靡不振,因为都暻秀演得实在是太好了,实至名归的影帝。
再看看自己,参演作品一只手能数的过来的新人演员,出道作品成绩平平,大半还是自己的老粉在刷播放量。
隔几天就是和都暻秀戏份密集的时候了,边伯贤很担心自己到时候的状态。再加上包括导演在内的所有工作人员对他都很好,他甚至觉得动不动就说自己长得丑的都暻秀在拍戏的时候都对自己还算不错,边伯贤觉得压力很大。有些怂了。
夜已经深了,边伯贤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灯也没开,静静地思考自己为什么不在国内好好拍他的杂志封面,偏偏要来这里受碾压。拿起手机又开始翻这些年自己拍的各种硬照,自己明明这么帅!都暻秀为什么老说自己丑啊,好气。
胡思乱想了一会儿边伯贤居然就瘫在沙发上睡着了,因为疲劳鼻息间发出微微的鼾声,把半夜三更出来喝水的都暻秀吓了一跳。
都暻秀走过去一看,果然是边伯贤,想把他拍醒让他回房间睡,没用,只好翻了一条小绒毯给边伯贤盖上。 小绒毯是粉红色的,盖在睡相极差的边伯贤身上非常的滑稽,都暻秀没忍住自顾自地笑了一会儿,发现边伯贤嘴角亮晶晶的。
哇这人,睡觉还淌口水的。 真是绝了。

都暻秀看不下去,拿纸巾胡乱给边伯贤擦了擦,感叹了一下自己果然是个温柔的男人,也回房间了。
结果温柔男人都暻秀给边伯贤盖的小绒毯也没抵挡住异国的病毒,再加上边伯贤压力太大,生病了。
都暻秀当即想给边伯贤和自己的经纪人打电话,突然想起这三天剧组放假,演职人员都相约到处玩儿去了,宣布放假的时候都暻秀还专门告诉金俊勉他就不去了,边伯贤这么吵的人肯定会去的,这样自己也能在别墅里过几天安生日子。
所以现在他们的住处里是没有一个人的,大家都开开心心地出去玩了。

都暻秀看着已经烧到昏迷的边伯贤,叹了口气。
“我真是上辈子欠你的。”

tbc

评论(2)
热度(35)

© 开膛手杰克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