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mn our love is madness .

【嘟白】미친개

疯狗

#嘟白
前文:
http://saludlavida.lofter.com/post/27c4ff_e79c167


“野兽与玫瑰花”

6

一个轻柔得像玫瑰花瓣一样的吻。
都暻秀不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不过,他的确安静了下来。
边伯贤纤细的手指捧着他的脸,伸出小巧的舌尖舔了一下他的嘴角。
“暻秀是乖孩子。”
极具诱惑力的嗓音充斥着都暻秀的耳膜,他就这样任由边伯贤牵着他的手,走出了房间。

毕竟是个人类,都暻秀在两周之内就学会了格斗的技巧,他仍留有的那一部分兽性使他在格斗场上凶残无比,他有着惊人的胆量,从不惧怕强悍的对手。
他是有姓名的,不过除了边伯贤以外的所有人都叫他作“疯狗”。

都暻秀的认知其实很简单,好与坏,这个世界他能辨认的无非就是这两种人和事,然而经历变故后他再次回到他的村庄时所经历的一切暂时让他忘记了什么是好,只有坏与更坏。

边伯贤好么?
他曾在边伯贤熟睡的夜晚试着用沙哑的嗓音唤出他的名字。 “边…伯贤…”

边伯贤对他好么?
边伯贤将他关进笼子里,不给他吃喝,又让他睡在柔软的毯子上,教他重新学会用餐,在干净的餐桌上,吃着烹饪好的食物。
他喜欢残忍地打斗,边伯贤就给他建造一个属于他的斗兽场,但边伯贤又给他戴上嘴套,他没办法享受撕咬的快感。
边伯贤给他柔软温暖的衣服,让他有一方自己的地盘栖息,不会再有电击和毒打,也不会再挨饿受冻。但边伯贤禁止他说话,也从不教他,更不允许他自己学着像人一样发声。

边伯贤到底好不好?
都暻秀想不明白。
只是在无数个夜里他会静静地扒在边伯贤的床边看着那个人熟睡的模样,偷偷喊他的名字。

7

没有人知道都暻秀的名字,他们只知道边伯贤的身旁有一位男孩模样的“野兽”。
都暻秀已经习惯了跟着边伯贤一同出去的日子,他不知道他的主人在做些什么,但他知道边伯贤时常身陷危险的境地。而都暻秀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护他。

干活自然有奖赏,对于都暻秀来说,最好的奖赏莫过于边伯贤带着他到赌黑拳的地方去为他的主人赢得一笔又一笔巨额赌金。
边伯贤对钱没有任何渴求,但边伯贤痴迷于都暻秀那张标志的脸上沾满鲜血时的凶恶表情,有时都暻秀会勾起嘴角露出胜者的微笑,迎着庄家们的欢呼,最终目光投向坐在不远处的边伯贤。
那一个瞬间好像世界上的所有鲜红色的玫瑰花都一齐绽放开来,散发着血腥的香气,是致命的吸引。

然而意外发生在某一次奖赏的途中,对方在层层的绷带中藏了刀片,夹在指缝里,每一拳都是一个不浅的刀口,都暻秀的鲜血浸染在他黑色的外套上,看不出一点异样。
最后还是那非人的体力与胆量打败了下三滥的手段,都暻秀提着一捆美金踉跄地走向边伯贤,最后跪倒在边伯贤的脚边,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夜里,都暻秀身上的刀伤已经被缝合,因为身体体质极强,伤口愈合速度也十分惊人。
都暻秀坐了起来,环顾四周,发现他在边伯贤的床上。
边伯贤刚好进门,手里端着药和纱布,见他醒来,就径直走到床边,挨着都暻秀坐了下来。
那件带血的衣服早就被扔了出去,身上的这件衬衫是才换上的,边伯贤坐在都暻秀对面,将都暻秀的衣服解开,准备给他胸前和小腹处最深的两道伤口换药。

自很久以前起边伯贤就接手了都暻秀的衣食起居,边伯贤自命金贵,可调教起都暻秀来倒是有模有样,大概是发现了驯化的乐趣,下人们也没有再插手都暻秀的日常生活,任由边先生亲自打理。

“在我很小的时候,妈妈曾经给我买过一条狗,
边伯贤一边为都暻秀拆纱布,一边娓娓道来。
他没有十足把握都暻秀能够听懂他的一字一句,只是自顾自地讲起来,仿佛世界上最投入的听众就在他眼前。
“那是一只不起眼的小黑狗,我小时候没有人会陪我玩,就只有那只小黑狗一直哼哼唧唧地跟着我。
于是我把它养大,训练它握手,起立,甚至是装死。
小黑狗很乖,只要喂它一点食物就会听我的话。
有一天我陪爸爸出去办事,所以把小黑狗交给了爸爸的管家,回来的时候,小黑狗就一直躺在地毯上一动也不动。
小黑狗死了,爸爸说是因为我把它交给了别人,除了我没人会爱它。
所以它死了,我甚至没有为它取过名字。”

“暻秀,”
边伯贤一只手捧着都暻秀的侧脸,一只手在新换上的纱布上轻抚。
“我的暻秀。”

纤细的手指以极重的力道按压上未恢复完全的伤口,鲜红的血从惨白的纱布上渗透出来,点缀在都暻秀光裸的上身,像一幅画。
边伯贤在都暻秀发出吃痛的声音时吻住了都暻秀的嘴唇,将他按到床上,加深这个吻,也不知道是谁咬破了谁的嘴唇,边伯贤的另一只手仍然流连于都暻秀身上的伤口处制造疼痛。
由于疼痛的应激反应,都暻秀猛的将边伯贤反压在床上,居高临下地看着边伯贤。
那人的衣领已经完全敞开,边伯贤伸出舌尖舔舐掉嘴唇边的鲜血,手探向都暻秀的下身。
他的狗狗硬了。

都暻秀喘着粗气低下头来吻他,一路吻至肩头,一口咬了下去,尖利的虎牙刺破皮肉,留下血印,像是报复又像是回礼,又与寻常时都暻秀的狠不同,一举一动都沾染上了情色的意味。
没有人教会都暻秀如何克制原始的yu wang,于是边伯贤教他如何做ai,进入,抽cha…
白色床单上到处是血迹,有边伯贤的也有都暻秀的,两个赤裸的身体在斑斓的暗红里交缠,死气沉沉的浪漫。

tbc

评论(2)
热度(27)

© 开膛手杰克苏 | Powered by LOFTER